×
    收件人:
    主题:
    附件:     
    正文:     

通讯员交流QQ群

登录注册本站收藏

王旭教授主讲第97届教授沙龙——混合宪制:中国国家机构组织法原理

发布时间:2018/10/17 16:53:26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编辑:贺兰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2018年9月19日中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第97届教授沙龙在明德法学楼601国际会议报告厅举行。本次沙龙由王旭教授主讲,张志铭教授担任主持人,主题为“混合宪制:中国国家机构组织法原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轶教授、姚辉教授、莫于川教授、朱大旗教授、韩立余教授、邵明教授、张翔教授、石佳友教授、万勇教授、朱虎副教授、华东政法大学来我院访问学者张卓明副教授以及校内外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共计70余人参与了本次教授沙龙活动。 


    

    张志铭教授首先对前来参加的各位老师和同学表示了欢迎,向在场师生介绍了本次沙龙的主题和背景,并代表法学院向王旭教授颁发了第97届教授沙龙纪念牌。 


    

    王旭教授对很多资深前辈的亲临表示荣幸。谈及去年主讲的第87届教授沙龙,其与今天的第97届沙龙是总论与分论的关系,是自己国家法学长期研究学术规划的组成部分:总论的问题意识是梳理国家法学领域的基本方法和知识体系,而分论则是围绕“国家、国家机构、国家权力、国家任务”四个基本概念进行具体展开。王旭教授认为,学者不应是简单的为时代背书,而是需要回应时代的问题和焦虑,当下我们正在进行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需要法律上的解释说明,需要深层次原理的提炼。在理论层面上,王旭教授提出了用“混合宪制”来解释中国国家机构的组织法原理,并从以下四个层面展开论证。
    一是对“混合宪制”理论脉络的梳理。“混合宪制”最早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对雅典政治的研究,涉及到“权力的归属”与“权力的运行”两个层面的问题。亚里士多德认为,一种理想的治理效果反而是在于混合,而不在于纯而又纯。因为只有混合才能够在不同的力量之间去制约和平衡。这种理论构成了中世纪统一教会秩序与世俗王权博弈下,解释统治权来源正当性及有效分配的一种原理。近代三权分立的经典政治力学与理想型逐渐在学理掩盖混合宪制的光芒,但在诸多立宪国家的实践和制度演化中,混合宪制是实践背后真实的理论逻辑。例如很多人批评孟德斯鸠以英国宪制为例来说明三权分立是罔顾英国“王在议会中”的现实;美国左翼宪法学家图什奈特也认为当代美国总统、享有违宪审查最终判断权的联邦最高法院、国会则是民主制、贵族制的因素和君主制的功能混同。三权分立的三个部门,每一个部门又混杂着其他部门的功能。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重新发掘混合宪制理论,因其可能是更能解释西方权力配置的一个真实的原理。
    二是论证中国语境下混合宪制的体现。首先是政体的混合。英国宪法学者白芝浩认为,组建和维持共同体意义上的宪法,在逻辑结构上建立在两个原理之上,一是赢得权威的部分,二是运用权威的部分。而反观中国国家机构的这样一个组织,我们会发现也可以非常神奇的分这两个方面:我们共同体赢得权威的部分是共同纲领里讲的政权组织,我们共同体运用权威的部分则是五四宪法里的国家机构。其次是功能的混合。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核心的中国国家机构内在治理秩序可以分成四个层次上的混合:一是决策、执行、监督三种权力与功能的混合;二是权力机关与立法机关的混合;三是一府一委两院等其他国家机关的职能混合;四是中央和地方功能任务的混合。
    最后两个层面是对中国混合宪制的描述与评价。在我国国家机构的组织法层面上,政体的混合和功能的混合统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有机体,靠的是民主集中制。而这种组织法原理归根结底面临一个问题,即先锋队逻辑与韦伯意义上的理性官僚者之间的张力,这是考验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进一步成熟定型的关键。
    报告结束后,张志铭教授、莫于川教授、朱虎副教授等老师就自己的思考进行了与谈与提问,王旭教授一一作了回应,并总结认为自己的学术愿景是成熟的,那就是在传统公法学和法哲学的知识边界上围绕国家的法律理论进行跨学科研究,建立独立的国家法学知识体系,并再次感谢各位老师、同学的积极参与。本届教授沙龙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有限公司/中国普法创新网
本 社 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玉林里7号 邮编:100054
分 社 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32号 邮编:100086
投稿邮箱:62168123@163.com 联系电话:010-62168123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合作咨询:010-62168123 传真:010-62167260
京ICP备1100626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319号 新广出审[2014]1481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40770号